图片故事:一个疑似疫苗受害家庭的艰难抗争


         半个多月前,河南周口沈丘县赵德营镇农民邵段,带着不到三岁的女儿赵一晨,赶往河南省中医院进行康复治疗。赵一晨患的是“病毒性脑炎后遗症”,疑似是接种问题疫苗所致。目前,赵一晨除了有正常呼吸和听力外,其他身体反应几乎消失。邵段说:“女儿基本上变成了植物人。”
 

         记者调查发现,赵一晨于2014年5月9日在赵德营镇卫生院接种了“乙脑疫苗”后不久,开始出现发烧、抽搐、口吐白沫等状况。随后,周口、郑州、北京的医院,对赵一晨的诊断均是病毒性脑炎。多名医生暗示邵段“孩子很难保住”,并不愿意再继续治疗。邵段的丈夫甚至已想好将女儿葬在自家院子,一生伴其左右。但邵段和丈夫把孩子接回家后,通过小心翼翼的护理,居然把女儿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,结果是:“一晨什么都不知道了,连语言能力都丧失了”。
 

        邵段说,孩子出生后,一直在赵德营镇卫生院接种疫苗,期间,她想把女儿送到沈丘县防疫站或开封的疫苗接种点,但遭拒绝。理由是:赵一晨的《儿童免疫接种证》可能有问题。听到这样的答复,邵段起初认为,是疫苗接种单位嫌麻烦找的借口。
 

          赵一晨的奶奶,也是普通的河南农民,她现在和儿媳一起在医院照看一晨。2014年5月9日这天,为赵一晨接种的医生是赵丽,接种完毕后,赵丽并没让邵段母女在卫生院留观。按照疫苗接种操作规范,儿童接种后应在医院留观30分钟左右。邵段回忆说,赵丽也没给她叮嘱任何注意事项,比如孩子接种后出现不良反应该如何救治等。就这样,邵段称自己缴了70多元疫苗费用后,便抱着孩子赶回家中,“孩子出生至今,我们接种的疫苗全是收费的。”“这不可能,这里大多是一类疫苗,一类疫苗是不允许收费的”,沈丘县防疫部门一领导说。两岁半的赵一晨,斜躺在母亲怀中,脖子上一块深凹进去的疤痕格外显眼,这是去年医生将她喉管切开后留下的,如果不做这个手术,她连呼吸都无法进行。
 

          记者从赵一晨的接种证上看到,她当日接种的是“乙脑减毒活疫苗”,但沈丘卫生部门多个官员称:“她当日注射的是‘乙脑灭活疫苗’。”而这两种疫苗的性能有很大差别。接种医生甚至将赵一晨在2014年5月9日的接种时间,写成2014年4月9日。当地不少乡镇疫苗管理混乱不堪,甚至在诸多《儿童免疫接种证》上,关于被接种儿童的接种部位、疫苗批号、生产企业、接种单位、医生签字,全为空白。诡异的是,赵德营镇卫生院自身对于该批次疫苗的记录,也不完整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这也是中国基层疫苗管理问题的现实缩影。而据记者调查,在沈丘县城进行接种的接种证相对正规,上面不仅贴有条形码,还加盖了疾控中心公章,内页中接种部位、疫苗批号、生产企业、接种单位,在早期均有填写,可在“医生签章”一栏,也为空白。但到了后期,沈丘县城的接种证也陆续出现问题,里面关于疫苗批号、生产企业等重要信息,再次出现空白。
 

          沈丘县疾控中心官员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:“此前,赵德营镇卫生院在填写接种证时的确不规范。”但对于县城也出现的这种情况,对方表示惊讶。现在,赵一晨每天都要在河南省中医院进行康复治疗。赵一晨还没出事时,邵段说,那是她最美的时光。从去年至今,邵段因为这些问题,一直找沈丘官方部门希望讨说法,但目前却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孩子的病为注射疫苗所致。而在沈丘,除了赵一晨外,还有两名儿童在接种完疫苗后死亡,另一个成为“玻璃人”。自从赵一晨成“植物人”后,邵段基本上以医院为家。“现在女儿的康复治疗费用每天都要500多元,至今花费已经超过60万”,邵段说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。记者了解到,赵一晨当下的治疗费用,一部分来自当年为其接种的人员和地方政府赔偿,另一部分靠家庭支持。赵一晨的父亲,本在开封某部队服役,平时工资还能维持家庭基本开支,但女儿出事后,各项考核优秀的他,被要求退伍。这样一来,他们家或很长时间没有经济来源。无奈,邵段现在只能一边照顾女儿,一边从郑州火车站附近批发玩具和衣物,微利卖给有需要的病人和医护人员。
 

         因为批发市场店铺众多,邵段经常找不到头一天的进货店铺,她只能拿着单子一家一家找,有时会累到虚脱。每天进完货,邵段还要挤一个多小时公交车,回到医院天已黑。邵段销售的东西,只比进价高出几块钱,即便这样,她也很满足。今年6月份,赵一晨在河南省中医院治疗时,他们已经开始拖欠医药费,无奈,邵段只好抱着孩子跪在郑州街头乞讨,很多人向他们伸出了援手。邵段说,陌生人的确给了她无私帮助,但在北京治疗期间,她被一个名为季某强的人骗过3000元钱,“那时候走投无路,季自称是公益人士,可以帮赵一晨,前提是要付费。”邵段付过钱后,季某强再也没有出现过,“我多次联系他,他也不退钱,那都是一晨爸爸战友集体捐的救命钱。”为了省钱给女儿治疗,邵段的日常饮食非常简单。女儿做康复治疗期间,邵段会将自己售卖的玩具,放在她身边。
 

            记者在周口地区多个县城采访时发现,一些乡镇卫生院,为儿童接种疫苗的医生,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。以沈丘为例,去年当地出现上述事件后,沈丘县卫生防疫部门对全县接种人员进行了一次综合考评,发现20多名资质不全、业务不熟的人员,而这些人员有的已为当地儿童接种疫苗多年。据记者调查,沈丘县官方还对三个乡镇进行了排查,最后排查出了11条问题,但具体内容是什么?有没有对接种儿童造成伤害?沈丘官方没有公开。虽然一年多来,邵段认为,赵一晨等受害儿童均是疫苗所致,但她也说不清疫苗到底有无问题,而且,至今也无医学证明佐证这一质疑。

网友留言评论

2条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
慈溪城事CIXI ARTICLES
生活资讯Life information
天下大事International News
娱乐八卦Entertainment